English?  |   校友會 ● 基金會

學術學者學生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學術學者學生  >  正文

【光明日報】加強國際合作 搞好水文化研究——訪法國水科學院院士、湖北大學特聘教授鄭曉云

作者:任維東 曹元龍   編輯:趙傲雨    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03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水與文明:人類命運共同體視野中的水歷史探索”國際研討會現場。任維東供圖

【環球科技】

眾所周知,水是人類生命之源。今天,世界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出現了水問題和水危機。

根據聯合國《2018年世界水發展報告》,目前世界有19億人口生活在水安全無保障地區,2050年這個數字可能提高到30億人口;在水質量方面,全球有18億人口使用沒有任何處理的飲用水,對于水相關疾病沒有任何防范;全球所產生的污水有80%都沒有進行任何處理和再利用而直接排放到自然環境中。中國是世界上嚴重缺少水資源的國家,我國許多大城市都嚴重缺水。

日益嚴重的水問題、水危機已經引發了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的社會問題。作為一種應對當代水困境的有效手段,水文化的運用不僅有廣闊的前景,同時也有迫切性。

在最近參加湖北大學與希臘亞里士多德大學聯合主辦的“水與文明:人類命運共同體視野下的水歷史探索”國際研討會期間,記者專訪了法國水科學院院士、湖北大學特聘教授鄭曉云先生。

記者:在水危機嚴重的今天,我們應該如何認識水文化?

鄭曉云:水文化是一個全球性的話題。早在2006年,世界水日的主題就是“水與文化”。在人類歷史發展過程中,水文化產生于人類與自然環境長期的互動過程中,存在于世界上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及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之中。

大量的研究表明,水文化作為人水關系的表現形式,在人類社會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尤其是在維持人與水環境之間的良性關系方面起到了積極作用。水文化不僅是人類保護水環境的一種重要基礎,同時也是人類享受水的高級形式。在中國西南的很多少數民族之中,歷史上的水環境保護主要依賴于人們對水崇敬的觀念、宗教觀念、社會規范以及相關的技術等,各民族的水文化體現了人水之間特殊的關系,同時也保護了水環境。從藏族等少數民族人民將河流、湖泊視為神圣的地方加以保護,到傣族、哈尼族、壯族人民將水看作是創造世界的物質、人類和自然之間的神圣媒介、人的生存的根本,從而在社會中創造出豐富多彩的水文化,實現了人水之間的和諧,都表明水文化是人水之間和諧關系的基礎。

不論我們今天是否對水文化加以總結研究,它都已經長期、客觀地存在于人類社會中。當人類和自然發生互動關系,尤其是和水發生關系時,人們就產生了對水的認識、水的觀念、管理水的方式、社會規范、法律,對待水的社會行為、治理水和改造水環境的技術,以及通過文學藝術、宗教、物質建設等方面表達出來的對水的感受、認識、應用、管理、治理等構成水文化的要素。因此,水文化是人類文化中長期存在的一種核心構成要素,對今天來說,不同民族、國家、文化背景下產生的傳統水文化都是人類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和文化遺產。

在當代社會生活中、我們不能僅僅依靠技術和工程的手段去化解當代的水危機,而必須通過建立人類對水的科學的價值觀、行為模式、制度和規范,也就是通過人類自身的約束和努力,通過文化、技術與工程的途徑去應對我們面臨著的日益嚴峻的水危機,這一觀點已經受到了國際社會越來越廣泛的認同。

隨著水問題成為全球性的共同話題,水文化也跨越時空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可以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及不同學科的科學家共同對話的領域,并且在水環境保護和建設中得到越來越廣泛的應用。然而客觀而言,水文化作為一門學科或一個專門的研究領域都還很年輕。

記者:在您看來,水文化在中國作為一個較為年輕的學科與國際上存在著怎樣的差距?

鄭曉云:從差距上來說,我認為中國的水文化研究有三個方面與國際上有較大的差距。第一個方面是中國的水文化研究行業性的特點較濃厚,從事水文化的研究和應用的科研人員大多數來自于水利行業,近年來水文化研究和應用主要也是由水利部門推動的,這本身無可厚非。但是與此同時,社會上(尤其是非水利行業)從不同的學科領域開展水文化研究的專家學者還很少,成果也不多。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機構這些主要承擔科學研究任務的機構中涉及水文化相關研究無論是專家群體還是科研成果都是不能和水利行業相比的,這一點和國外的現狀有鮮明的反差,因此水文化研究在中國還不是一個社會化的領域。在國外涉及水文化研究和建設的專家學者往往并不一定是水利行業的從業人員,更多的來自于高校和科研機構,這一點中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第二個方面是關注的內容。中國的水文化研究目前主要是探討和水相關的文化現象、文化建設等問題。國外的水文化研究則注重于水和人類社會發展的關系、水文化和可持續發展、關于水的倫理道德問題、水文化和人權問題、關于水的傳統知識及應用問題等,在學科層面上也更注重從政治學、社會學、人類學、哲學等學科去研究水和人類之間存在的文化現象。水文化已是一個社會化的領域,沒有更多的行業化色彩。

第三個方面是我國水文化的應用和公眾的參與程度還比較低。目前水文化已經開展了很多研究,但是水文化研究的成果在實踐中應用程度和一些發達國家有較大的差距;公眾對水文化參與者分享程度都較低,沒有成為水文化分享、擁有和實踐的主體。在水文化普及程度較高的國家例如日本,政府和民間機構每年都會主辦大量的活動,例如聘請專家學者進行關于水的公眾演出,舉辦與水主題相關的繪畫、攝影展覽、音樂會、征文、水周等。

記者:從國際上看,水文化研究是如何開展的?

鄭曉云:1999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水文理事會的倡導和協調下,國際水利史學會正式成立,之后在英國、挪威、埃及、法國等舉辦了多次全球性國際會議。自2000年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展開了關于水與文化多樣性的討論,并且于2007年正式設立了“水與文化多樣性項目”,提出了“水的文化多樣性是可持續的關鍵”的理念。目前已開展了關于世界各地水文化多樣性——水相關文化的數據庫建設,2009年10月1日在日本京都召開了“水與文化多樣性國際研討會”,并且在積極致力于將水與文化多樣性問題納入政府間的正式對話中。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環境教育研究所已經決定將水文化的相關教育作為系統性的教育內容,開展相關的學位教育。

除了聯合國層面上水文化建設活動之外,水文化相關研究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受到關注和重視,有越來越多的學者致力于其中的教育、研究和推廣工作。比如越南,已經設立了一個國家水文化建設項目,將水文化建設納入國家的生態建設體系之中;在美國,很多大學都開有水歷史、水和人類文化多樣性的教學課程,一個重要的信號是美國人類學家協會已經成立了水人類學分會,水人類學的概念已經正式成為一個相對獨立的人類學領域。

記者:中國水問題學術界應當與國際相關學界怎樣通過開展合作來提升自己?

鄭曉云:中國學術界近年來大力推動水文化的發展,大力拓展水文化的理論與運用研究,開展國際交流,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同時水文化的建設已上升到國家的層面上,為中國水文化的建設與發展提供了更大的機遇。因此作為一個新興學科而言,水文化研究不僅在國際上有廣闊的前景,也是中國學術創新的一個重要機遇,只要加強學科建設,中國就有可能將水文化建設成為一個在國際上領先的新興學科。應當大力加強水文化的學科建設與研究工作,鼓勵不同學科的科研人員從不同的學科對水文化進行研究,包括水文化的理論、歷史上形成的文化現象、當代的文化及其建設與運用等,將水文化建設成一個新興學科。應當注重培養水文化研究與教學的人才,鼓勵大學與科研單位設立水文化教學與科研機構。

縮小中國與水文化較發達的國家之間的差距,全社會更廣泛的參與是一個關鍵。從科學研究的角度說應當有更多學科的學者參與到水文化的研究中來,從社會的角度講應當讓全社會都擁有更豐富的水文化,享受到水文化建設的成就,使水文化成為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

因此,應當大力加強水文化的運用,一方面繼承人類歷史上形成的優秀的水文化,另一方面則需要根據當代不同的人類居住環境特征與發展的需要,建設相適宜的水文化。在應對水危機、保護水環境的過程中,大力加強水文化的運用,將水文化運用到提高公眾對水的認識、培養水環境友好行為、建設人水和諧關系、水環境建設與保護中,開展水文化宣傳與普及,在改造水環境、建設水設施的過程中注入更多的文化因子。

加強水文化的研究、建設和應用,不僅要注重物質層面上的水文化建設,例如水景觀的建設、親水場所的建設等,更重要的是意識和制度層面上的建設,提高人們對人水關系的認識,強化可持續利用水的制度建設和行為建設,這是縮短中國和國外的水文化建設差距的重要環節。同時,我們也要關注水文化研究和應用的前沿問題,例如如何通過水文化建設去應對氣候變化、水文化和構建當代可持續發展相關的文化認同的關系、如何以水文化作為手段促進水環境保護、水文化如何應對當代的水危機等,都是一些有待于中國學術界進行探索解決的前沿問題。

原文鏈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9-05/30/nw.D110000gmrb_20190530_1-14.htm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河南22选5第59期